導航:首頁 > 可愛圖片 > 紅旗溝改編的電影

紅旗溝改編的電影

發布時間:2024-06-22 08:42:51

㈠ 1983年內蒙古呼倫貝爾盟喜桂圖旗(今牙克石市)六一六案件是怎麼回事

1983年6月16日,星期六。因為是一年中最好的季節,內蒙古呼倫貝爾盟喜桂圖旗牙克石鎮林管局所屬的林業設計院紅旗溝農場的人們,從早上五六點鍾就已經下地幹活了。

但於洪傑上午9點卻仍在床上躺著。於洪傑是牙克石出名的一霸,小有名氣,是一個很有「份」的地痞,曾經被公安機關多次收審、拘留。但每次都是經教育後釋放,沒有受到法律的嚴懲。自從4月份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來到紅旗溝農場後,於洪傑的心情就一直沒有舒暢過,對現實的不滿使他對這里的一切都看不順眼。他多次公開表示「要干一番事業,要幹得轟轟烈烈,不能白來人世一趟。要雁過留聲人過留名。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遺臭萬年」。

躺了一會,於洪傑決定回牙克石鎮。於是他來到地里和同宿舍的韓立軍、楊萬春商議了一下,就決定回牙克石改善一下伙食,好好玩一玩。在他們三個人當中,於洪傑歲數最大,19周歲,其它兩人都是18周歲,而且也都不是善類。楊萬春,剛滿16周歲時,就因犯有慣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剛剛釋放不久;韓立軍,三年前因持刀搶劫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三個人回到牙克石後,有家不回,而是先到了杜小峰家。杜小峰初中畢業就回家待業,在社會上混了一年後,父親給他在磚瓦廠找了個臨時工。他曾經和於洪傑在一起混過一段時間,是於洪傑的小兄弟、酒肉朋友。楊萬春從杜小峰家出來後找了個借口先回家了。於洪傑跟著韓立軍到了韓家。吃過飯後韓立軍和於洪傑一塊又來到楊萬春家。楊萬春正和家人吃飯,見於、韓進來,連忙起身讓座,並張羅著拿酒。

三人從楊家出來就已喝得東倒西歪,搖搖晃晃。楊萬春走到院子門口時又返了回去,再出來時身上多了一個軍用挎包,挎包里裝的是20個雷管和1卷近30米長的導火索。這是他在石料場偷來的。

在一個商店的門口他們碰上了王守禮。16歲的王守禮早已輟學在家,在一次打架中和於洪傑相識,就經常和於洪傑在一起。

下午兩三點鍾,天氣很熱,四個人歪著膀子斜著腿,在大街上橫沖直撞。下午6點鍾的時候,四人又在一間小飯館里,要了幾個菜又喝了一瓶白酒。

飯後,他們來到了王玉生家,把15歲的初中二年級學生王玉生叫了出來。他們的父母都在林業設計院工作,彼此都認識,又是鄰居,所以王玉生也不問什麼就跟著出來了。

隨後他們又去磚廠找杜小峰。在路上,他們碰上了17歲的李亮明和張光祖。兩個人正准備到電影院看電影,沒想到碰上了於洪傑等人。他們只有過一面之交,李亮明對於洪傑並沒有什麼好感,但是又有些懼怕他,只好迎上去打了個招呼。於洪傑張口就說,天黑了,他們要上山,為了防止發生意外,叫李亮明和張光祖護送他們,口氣十分強硬。李張兩人心裡雖然一百個不願意,但是由於惹不起於洪傑,只好答應了。

杜小峰和一塊干零活的包達山正在收拾東西准備下班回家,見於洪傑等人走進來,才想起上午答應幫於洪傑上山打架的事。心裡雖然不願意,可是懾於於洪傑、韓立軍、楊萬春的淫威,又不敢說不去。於是他叫包達山和他一塊去。剛滿16周歲的包達山架不住眾人的勸說,就稀里糊塗地跟著走了。

於洪傑等一行幾人於6月16日晚上10點鍾的時候回到位於牙克石西南方向的紅旗溝農場。

到農場後於洪傑把所有的人都領進了他和楊萬春、韓立軍所住的6號宿舍,招呼大家坐下之後,便從床下拖出一箱子魚罐頭和一塑料卡子白酒(12斤)。然後又到走廊的另一頭把早已睡了的李東東叫了起來,讓他過來一起喝酒。這個農場共有21名場員,除了於、韓、楊和李東東外,其餘的全部是女的。

兩輪酒過後,十個人就喝掉了四斤多白酒。當王守禮、李東東、包達山、杜小峰、李亮明等人表示不喝或不能喝時,於、楊、韓三人就強迫他們喝,而且必須一口喝乾。這幾個十六七歲的孩子在這種情況下只好喝了下去。三輪一過,就有四個人嘔吐起來。

大約到了11點30分,半天沒有說話的韓立軍突然站起來,掏出身上常帶的一把匕首往桌子上一戳,說:「弟兄們,今天晚上我們給他們來個血染紅旗溝,敢不敢?」在座的人沒有一個響應,就連於洪傑也對韓立軍的舉動感到有些突然。韓立軍見沒有人響應,就又加大嗓門說:「沒什麼關系,我領著兄弟們干。」年僅15歲的王玉生壯著膽子說:「我不敢,那是犯法的,是要償命的。」他的話音剛落,韓立軍一刀就刺了過去,嘴裡罵道:「媽拉個巴子,你他媽的到了這個節骨眼上,到了老子的一畝三分地,你還敢說不敢,我先殺了你。」王玉生躲過刺來的這一刀,忙不迭地說:「我敢,我敢。」此時王玉生渾身哆嗦,面無血色。

這時於洪傑也拔出匕首站了起來。他和韓立軍持刀一個個地問大家,你們敢不敢幹,除了王守禮、李東東連問幾次都堅持說不敢外,其他的人都表示敢。直到這時,他們中間的有些人還不相信真的要血染紅旗溝,也不認為於洪傑、韓立軍會真的殺人。

於洪傑見王守禮、李東東不敢參加他們血染紅旗溝的行動,就叫他們兩個上床躺下,並警告他們不要亂說亂動,否則就殺死他們。

此時楊萬春從木工房找來的斧子和刨錛、鑿子,還有菜刀,一一分發下去。於洪傑見凶器不夠,就把屋裡的木棒、酒瓶子、煤油燈座也作為凶器發了下去。
將近12點的時候,於洪傑揮著手中的凶器說,血染紅旗溝現在開始。說完拉開門頭一個走了出去,直奔走廊里頭的10號宿舍。其它罪犯都緊跟其後,有的打著酒嗝,有的搖搖晃晃地扶著牆往前走。

10號宿舍住的是農場職工潘亮和趙波,於洪傑推門進去,就朝潘亮的頭部和胸部亂砍。旁邊的趙波聽到動靜剛要坐起,就被刺中了脖子,緊接著就是一頓菜刀砍、斧頭劈。

殺死了10號宿舍的潘亮和趙波後,在於洪傑、楊萬春的帶領下,八個人又沖進了8號宿舍,殺死了50歲的場員王元章、22歲的農工孫貴和孫貴剛上初中一年級的弟弟孫友。

10號宿舍和8號宿舍的嘈雜聲驚醒了睡夢中的農場指導員王化忠。他披上衣服舉著蠟燭,站在走廊里大聲地問道:「哎,深更半夜的,你們吵吵什麼?」聽見王化忠的喊聲,楊萬春也來到走廊上。他見指導員舉著蠟燭在走廊的另一頭,腦子一轉就大聲地喊道:「媽拉個巴子都他媽的幾點啦,統統地都回去睡覺。要不然指導員就過來了呀。」

王化忠也以為,他們還和往常一樣,是喝了酒以後互相打打鬧鬧,就沒有再往下想。他回屋裡剛把蠟燭放到桌子上,門就被撞開。王化忠一見這伙人拿著滴著血的凶器沖了進來,一下子就明白了發生了什麼事,他馬上跳起來,撲到櫃前去拿槍(為了保護場員特別是女場員的安全,防備野豬禍害莊稼,以及其他意外事件發生,林業設計院武裝部門為知青農場配備了1支五六式步槍和30發子彈)。可是沒等王化忠摸到槍,就被八個人殺死在那裡,這位參加過中越自衛反擊戰的轉業軍人,來這里工作還不到20天的時間,就不明不白地死在了亂刀之下。殺死指導員王化忠後,於洪傑把那支步槍拿到自己的手裡,把槍刺給了別人。

前後不到十分鍾的時間,於洪傑等八人就把住在隊部的所有男人全部殺死了。而後他們就從隊部的後門來到食堂,准備去殺掉兩位臨時工吳文發和何俊民。

因為要過星期天,為了給大家改善生活,食堂殺了一頭豬,煮了不少的肉在鍋里,所以睡在廚房裡的吳文發和何俊民除了把門插上外,還用一根碗口粗的樺木棒把門頂住。於洪傑試探了幾下都沒有把門打開,楊萬春見狀,上前用力踢著門。裡面的人被驚醒了,問道:「誰呀,干什麼?」「干什麼,指導員病啦,我給他找點開水。」楊萬春回答說。吳文發剛把門打開,就被韓立軍用槍刺刺倒在地上……

於洪傑叫楊萬春和韓立軍領著人繼續血染紅旗溝,他自己背著槍回到了宿舍。抽了兩根煙後,他端著槍把住在1、2、4、7號宿舍的17名女場員叫醒,都集中到了2號宿舍,這是一間30平方米的較大的房間。事後,倖存下來的女場員說,當於洪傑等一開始行凶時,她們就被驚醒了,起先還以為於洪傑等人在打架,但很快就從他們的吵鬧和言語中知道了他們在殺人。但17名女場員中沒有一個人想到去勸說和制止他們,也沒有逃跑,只是躲在被窩里不敢說話也不敢動。

而楊萬春、韓立軍等七人則直奔只有七八平方米的菜園小屋。小屋的門沒有關,只有一個紙粘成的門簾擋在那裡,楊萬春等七人一進屋,魯文才就被驚醒了。他一扭身就坐了起來,厲聲問道:「什麼人?你們要干什麼?」話音未落就挨了一刀。60多歲的魯文才小時候見過鬍子(土匪),此時顧不得多想,一邊大叫「有鬍子」,一邊掀起小炕桌砸了過去。

可惜屋子太窄小,根本沒有迴旋的餘地,對方又人多勢眾,沒等魯文才把小炕桌砸過去,就被對方奪了下來。魯文才手中什麼也沒有,只好龜縮在炕角。楊萬春、韓立軍跳上炕去,對著魯文才一頓砍殺,把他從額頭到下巴砍得如同肉醬一樣。與魯文才同住的胡喜成聽魯文才喊有鬍子,可沒容他坐起來,就被當頭一棒打趴下了,緊接著胸部、腹部就被連刺數刀,痛苦地呻吟了幾聲就斷了氣。

從菜園小屋出來,韓立軍等人正要回隊部,被楊萬春拽住。楊萬春說:「先別回去,還有老楊家。」說完,楊萬春就領韓立軍等向距農場幾百米之外的單門獨戶的楊相成家奔去,殺死了40多歲的楊相成,還有他的媳婦、兩個還未到上學年齡的兒子和老楊年過七旬的雙親。

僅僅1個多小時的時間,紅旗溝農場的16條活生生的生命就被於洪傑等全部殘忍地殺害了。從楊家出來後,楊萬春和韓立軍等來到了女場員住的1、2號宿舍。

休息了一會之後,在楊萬春的提議下,他們又到各個房間去補刀。半個小時以後,他們又都回到了1號宿舍,於洪傑找來了紙和筆,寫起了遺書。其它人紛紛效仿,最後只有於洪傑算是寫完了,韓立軍抄了一份。他倆把遺書交給了女場員趙丁枝。

在於洪傑的指使下,韓立軍帶著幾個惡魔挨個房間翻箱倒櫃,對死者也一個個地搜身,手錶、錢、糧票,凡是他們認為有用的、值錢的都要,將公私財物洗劫一空。

於洪傑自己則帶著幾個人去砸農場的倉庫,把全部的4箱硝氨炸葯都搬到了1號宿舍,接上了楊萬春帶來的雷管和導火索。隨後於洪傑又叫人搞點汽油來。楊萬春帶人拎了幾桶汽油,於洪傑嫌少大罵他們不會辦事,成不了大氣候。楊萬春見狀乾脆帶人把倉庫里的五六桶汽油全部滾到一號宿舍,並且把蓋擰開,准備和紅旗溝農場同歸於盡。

17日早晨5點鍾於洪傑等人又把17名女知青押到了農場後面100多米以外的大菜窖,隨後把王守禮、李東東也押了過去,把他們分別捆綁在菜窖的立柱上。於洪傑叫人把菜窖的大鐵門鎖上,而後回到6號宿舍。於洪傑叫韓立軍到食堂找了些下酒菜,一邊吃喝一邊等著隊長何景增被殺死。

40多歲的何景增16號下午被騾子踢傷,去牙克石治眼睛,順便回了趟家,吃完晚飯他就要走,可是硬叫老婆給拉住了,非叫他第二天吃完早飯再回去。就這樣,他逃脫了這致命的一劫。

8點多鍾,附近生產隊的放牧員,60多歲的李彥堂,騎馬來到農場,想告訴農場的人把自己的牲口拴好。就在他剛一下馬的當口就被躲藏在兩扇門後面的韓立軍、王玉生、李亮明、張光祖一擁而上,連刺帶砍,殺死在地上。11點鍾,暖泉生產隊的社員魯鐵成、劉佔山、於洪利三個二十七八歲的小夥子開著一輛手扶拖拉機來知青農場借柴油,也被於洪傑等人當場殺死。

從早上五六點鍾,到下午的1點多鍾,在這長達六個小時的時間里,於洪傑等人誰也沒再到100多米以外的大菜窖看一眼。被關押在菜窖里的17名女知青以及被捆在柱子上的李東東和王守禮有足夠的時間逃跑、報案。可惜的是居然沒有一個人提議,更沒有一個帶頭。

下午1點多鍾的時候,於洪傑、韓立軍和楊萬春三人又坐在一起商量著如何處理關押在大菜窖里的17名女青年。韓立軍首先說,把有仇的、和咱們不太對勁的都殺掉,剩下的就都全放了吧。楊萬春聽了以後冷笑說:「看你那點膽量,連個女人也不如。還剩什麼剩,連他媽的兩歲的孩子都殺了,別說她們了。事情都干到這份上啦,反正也沒我們好果子吃,我的意見是把所有的女人全部殺掉,一個活口也不留。」於洪傑沒有說話,只是一個勁地抽煙。

這時候杜小峰和張光祖提出要下山。一個人的理由是下午要回磚廠上班,一個是一天多沒有回家了。於洪傑假裝同意,並叫韓立軍給了他倆幾十塊錢——所有搶劫來的錢都在韓立軍和楊萬春手中保管著。杜小峰和張光祖接過錢正要轉身離去,於洪傑就把槍端了起來。兩個人一看不妙急忙躲到一邊。槍響了,兩個人嚇壞了,不約而同地跪在地上乞求饒命,表示堅決不走,決不單獨下山,和弟兄們同生死共患難。在其它人的勸說下,於洪傑才饒了他們。隨後他又把槍交給了杜小峰和張光祖,叫他們兩個負責監視大路上的情況,發現問題隨時向他報告,說完就帶著其他人去了大菜窖。

杜小峰抱著槍和張光祖驚魂未定像個泥胎似的坐在屋裡,通過剛才的驚嚇,兩個人這才從惡夢中醒來,知道自己闖下了大禍,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兩個人簡短地商議了一下,就把槍扔下了,騎上李彥堂死前拴在院子里的那匹馬,匆匆忙忙落荒而逃。

隨著大鐵門的一陣響動,於洪傑出現在大門口,他一本正經地說:「咱們都是知識青年,都是工人的孩子,我們是同病相憐的。各位大姐、小妹,不瞞你們說,我們幹了一件大事,但是與你們無關,我是從來不傷害女人的。現在我們開始點名,點名的留下,沒有被點名的出去,咱們到宿捨去研究點事。」說完他點了三個女場員的名字,楊萬春點了三個,韓立軍點了兩個。沒有被點名的女場員差不多都順溜溜的跟著於洪傑等罪犯出了大菜窖,只有18歲的杜娟紅沒有出去。從於洪傑等罪犯一進菜窖,杜娟紅就緊張地注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心裡盤算著,如果發生了某些情況自己該怎麼辦。因為她知道自己在女場員中歲數比較小,長得又比較漂亮。

杜娟紅發現凡是被叫到名字的女場員都是比較會來事的,平日里和他們三人的關系就比較好。她想於洪傑等人肯定不會放過沒被點名的那幾個人,至於他們要干什麼,她不敢往下想。她下定決心,拿定主意一定要留在大菜窖里,絕不出去。於洪傑、韓立軍、楊萬春三人也沒有注意到,留在菜窖中的女知青,還有沒被點名的杜娟紅。就這樣,18歲的杜娟紅憑著自己的機智和勇氣,「大膽」地「反抗」了一下,就避免了被奸、被殺的悲慘下場。

於洪傑把吳秀麗、王小鳳、白潔、李東梅、劉敏華、趙丁枝以及賀金花、賀銀花姐妹倆共八人帶回了沒有死人的2號宿舍。楊萬春把李東東從柱子上解下來帶到8號宿舍。

22歲的吳秀麗一進2號宿舍就感覺到了死亡的來臨,當於洪傑把她父親吳文發已經被他們殺死的消息告訴她後,吳秀麗先是一驚,而後就撲通一聲跪在於洪傑面前,一邊哭,一邊哀求。在吳秀麗的苦苦哀求下,於洪傑把她領到了食堂,吳秀麗見到躺在地上血肉模糊、面目全非的吳文發後,撲到父親的屍體上嚎啕大哭起來。幾分鍾後,於洪傑把吳秀麗揪起來送回了大菜窖。楊萬春則帶著包達山來到了8號宿舍用杜小峰扔下的步槍打死了李東東。

楊萬春回到2號宿舍後,見於洪傑不在,就對李亮明、王玉生、包達山說:「弟兄們,這些娘們反正也活不成啦,你們想怎麼干就怎麼干吧,今天隨便整。」

楊萬春說完就把長得白白凈凈的白潔摁倒在床上,其它人也不甘落後,紛紛上前拉扯另外幾個女場員。七名女場員此時連一點反抗和哀求也沒有,只是任憑惡魔擺布,有的在極端的恐懼中甚至主動脫下自己的衣服。

楊萬春強奸了白潔以後,又對王小鳳施實了強奸。有三名女場員因為正在例假期間,算是躲過了這一劫,可也被脫光衣服羞辱了一番。

於洪傑把吳秀麗送到大菜窖後,見韓立軍在那裡和女知青們說著什麼,就也參加了進去。在王守禮的再三哀求下,於洪傑把他從柱子上解了下來。被綁在柱子上十幾個小時的王守禮,在地上趴了半天才掙扎著站了起來。在於洪傑的指使下,他一會去觀察情況,一會到楊萬春那裡拿槍拿子彈。他這時既可以脫離現場,也有報警的機會和條件,可他卻沒有這樣做,他怕於洪傑連他也殺了。

大約下午3點多鍾的時候,於洪傑敬了女場員每人一支煙一杯酒,又帶頭唱了一首名叫《監獄之歌》的歌曲,放走了除庄春艷以外的九名女場員後,於洪傑背上槍帶著王守禮到了2號宿舍,韓立軍和平時跟他比較要好的庄春艷繼續呆在菜窖里。

楊萬春見於洪傑進來,就小聲地對於洪傑說,他已經把李東東殺了。於洪傑聽了沒有任何反應,當他聽說女場員也都被他們幾個人強奸了的時候,立即勃然大怒,王小鳳見狀也壯著膽子向於洪傑訴說被強奸一事。

於洪傑訓斥楊萬春說,「你們這些畜牲、王八蛋,居然背著我干下了這種可恥的事情。你們還叫人嗎?人過要留名,雁過要留聲,你們破壞了我的名聲,毀了我的威信,我要把你們全部殺死,一個也不留。」於洪傑一邊大喊大叫,一邊把槍口對著楊萬春等人。楊萬春見於洪傑把槍口對准了他,心裡頓時害怕起來,沒想到對多年的朋友,於洪傑也會翻臉。狡猾的楊萬春此時表現得異常鎮靜,他一邊咒罵自己不是人是牲口,一邊悄悄地向門口移動。趁於洪傑不注意的時候,拉上了離門口最近的包達山,一塊逃離了紅旗溝。

2號宿舍這時只剩下了於洪傑、李亮明、王玉生三個惡魔,以及王守禮。就在這樣的情況下,七名女場員還不知道奪門而逃,也不進行反抗,只是一個勁地求饒,懇求於洪傑不要殺了她們。趁著屋裡一片亂哄哄的,王守禮逃走了。

於洪傑看著王小鳳那幾乎裸露的豐滿身子尋思了一會,說,是那幫畜牲糟蹋了你,叫你受委屈了,怪可憐的。這樣吧,你先到隔壁的1號宿捨去。王小鳳一聽,忙不迭地從地上爬了起來,連哭帶笑的說了不少感恩的話,跌跌絆絆地走了出去。剩下的六名女場員見狀也拚命的向於洪傑乞求,乞求於洪傑放她們一條生路。可是她們萬萬沒有想到,這時候於洪傑突然變得暴躁起來,聲嘶力竭地喊著:「我於三雖然吃喝賭,打砸搶,什麼壞事都干過,而且還沒少干,但我於三可從來沒有干強奸女人的事。干這種事的人是畜牲,不是他媽的人養的。雖然你們被他們給玩了,給強奸了,但丟人的是我,你們活著我也說不清楚。」

於洪傑置女場員的哭喊哀求於不顧,把槍交給李亮明,叫他來殺死這6名女場員。李亮明在於洪傑的逼視下,哆哆嗦嗦的打了幾槍,把賀金花、賀銀花和白潔打倒在地上。李東梅、劉敏華、趙丁枝連滾帶爬地鑽到了床底下,於洪傑從李亮明手裡拿過槍蹲在地上把鑽在床下的三名女場員開槍打死。而後二話不說把槍交給了李亮明,自己去了1號宿舍。於洪傑一走,李亮明攜槍和王玉生也逃離了殺人現場。

盡管1號宿舍就王小鳳一個人,隔壁的哀求聲、哭叫聲、槍聲又全都傳進了她的耳朵,可她還是不跑,而是躲在床上。王小鳳見於洪傑進來,驚恐得渾身哆嗦成一堆了,連句話也說不出來。於洪傑連門也沒關,就忙著脫衣服。王小鳳一看什麼都明白了,為了保住性命,她用顫抖的手主動脫光了自己的衣服,順從地躺在床上,任憑於洪傑強暴。

於洪傑強奸完王小鳳以後,已是下午3點多鍾了,他又把王小鳳帶回了大菜窖。韓立軍和庄春艷還呆在那裡。於洪傑和韓立軍商量了幾句,放走了驚魂未定的王小鳳和忐忑不安的庄春艷。

於洪傑和韓立軍此時已經完全清醒了,他們明白等待著他們的將是什麼。兩個人一言不發地來到1號宿舍,把汽油桶推倒,把桶里的汽油向四處潑灑。一切都准備好了,韓立軍在抽煙時,引燃了汽油,燃燒的汽油又引爆了炸葯。韓立軍當即被炸得身首異處一命嗚呼,站在門口的於洪傑被汽油燒成重傷。

吳秀麗等九名女場員被於洪傑等人放了以後,先是默默地走著,但是沒走幾步就一下子狂奔起來。她們在極端的恐懼刺激下,精神已經崩潰。

下午4點多鍾的時候,公安機關才從死裡逃生的女場員嘴裡知道紅旗溝農場發生特大殺人案的消息。牙克石林業公安處和喜桂圖旗公安局的大批警察以及武警先後趕到現場,然而一切於事無補。

身負重傷的於洪傑在現場被捕,4點50分李亮明和王守禮在家中被捕,5點20分包達山、張光祖在牙克石火車站被捕。

楊萬春在火車上碰上了杜小峰和王玉生,就帶著他倆逃到了河南省贊皇縣的一個親戚家。楊萬春的親戚對他和另外兩人的到來雖然感到突然,但沒有想得太多。在楊萬春的要求下,又把他們領到麥田割麥子。

河南警方早已接到公安部的情況通報,並做了周密的安排布置。楊萬春、杜小峰、王玉生剛進麥地不久,就被早有準備的當地警方包圍。楊萬春見勢不妙,連忙從麥田爬出,撿了一頂草帽拍到頭上,扛了一把鋤頭跟隨當地的農民躲過了搜捕。杜小峰和王玉生在麥田中被捕。

天黑時分楊萬春來到一個幾十里外的小村莊的代銷點,又飢又渴又怕又累的他買了幾包餅干後又提出留宿的要求,引起了代銷點的女主人的警覺,報告了當地的派出所。楊萬春終於落網。

6.16兇殺案震驚全國,給社會造成極大的危害,在當地引起巨大的混亂。一時間,牙克石鎮、喜桂圖旗以及周邊地區謠言四起,人心惶惶。一起特大的刑事案件被演繹成叛亂、暴動,把27人被害說成是幾百人上千人地被殺,以致到牙克石辦事的外地人下了火車站也不出站台,等下一趟車離開,有的乾脆連車也不下。

雖然被害者的親人和當地的廣大人民群眾集體上書要求把所有罪犯全部處以死刑,但經過審判後只有於洪傑和楊萬春被判處死刑(韓立軍已死亡,其它罪犯都不夠判處死刑的法定年齡)。

在6.16案件中,8名犯罪分子在長達十幾個小時的作案時間里,殘忍地殺死了27名無辜者,這27人中有75歲的老人,有兩歲的嬰兒,男性19人,女性8人,並有多名女青年被強奸、輪奸。這幫犯罪分子同時還犯有搶劫罪、爆炸罪。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的一起極為罕見的特大兇殺案,震驚了全國,震驚了司法界,震驚了高層領導。而從6.16案件到鄧小平同志簽發的7.17指示(當時嚴打鬥爭的領導機構都稱為7.17指揮部)正好是一個月的時間。

閱讀全文

與紅旗溝改編的電影相關的資料

熱點內容
工藤瞳演的電影 瀏覽:728
韓國徐英的作品 瀏覽:1003
chc高清電影哪個台 瀏覽:889
刀手粵語高清粵語在線觀看 瀏覽:675
簡單花樣畫圖片大全 瀏覽:966
韓國愛情動作電影合集 瀏覽:348
人造變異女的電影 瀏覽:800
韓國電影理發店的女朋友 瀏覽:632
ps如何使圖片輸出大小 瀏覽:642
word里插入目錄和圖片混在一起 瀏覽:583
草莓影院在線觀看地址 瀏覽:438
卡通可愛人物圖片加文字壁紙 瀏覽:223
白板報花邊圖案大全圖片簡單鉛筆 瀏覽:405
素描女生可愛圖片 瀏覽:635
以周克華為原型的電視劇 瀏覽:652
在香港蘭桂坊拍過的電影 瀏覽:981
泰國燒腦懸疑電影 瀏覽:594
白色唯美圖片帶文字 瀏覽:162
s445.CC大片 瀏覽:897
波紋燙發型圖片長發 瀏覽:860